www.36669aa.com_www.36669aa.com-【最新活力】:闖入高雄港商港區捕魚海巡取締三漁船

www.36669aa.com_www.36669aa.com-【最新活力】

2019-07-16 15:53:39

字体:标准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标题分割#深圳口述史|姚晓明: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有需要的人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2019年,姚晓明出席第三届深圳社会组织年度盛典。▲姚晓明为患者施行手术。▲深圳吉田墓园内的光明树。▲2006年4月20日,姚晓明(右)取出著名歌手丛飞的右眼角膜。在深圳进行角膜捐献移植事业这么多年,我见到了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我个人觉得捐献已经成为了深圳的一种文化。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姚晓明1957年9月出生于河北保定。临床医学博士,多点执业医师,深圳市政协委员,暨南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理事。深圳市慈善会晓明眼库基金创始人、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姚晓明光明行动”发起人。主编《现代眼库实用技术》《小切口白内障手术学》等学术著作。曾获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科技成果二等奖。曾获评2012年深圳市“十佳医务工作者”、深圳关爱行动10年“慈善楷模”、2017年“中国公益人物”等,曾获得2017年度斯里兰卡-中国友谊奖、2018“鹏城慈善感动人物奖”等荣誉。口述时间2019年1月23日上午口述地点深圳市政协科教卫体委员会会议室壹工作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由于缺乏先进的治疗技术,不少病人在遭受痛苦的治疗后,仍旧失去了光明。意料之外成为眼科医生不甘平庸立志留深我成为眼科医生,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1980年,我在一家医院的外科实习。有一天,我作为第三助手参与一场甲状腺纤维瘤手术,第一助手是一位年轻的医生。由于那位医生缺乏经验,没有夹住血管,在他剪断甲状腺上小动脉血管的瞬间,一股血柱喷射而出,直冲我的面门。我仰面倒在了当时还是水泥地的手术室地面上。这一摔,摔断我的嗅觉神经,也摔断了我与外科的缘分,此后我便转专业到眼科。1982年,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了武汉的一家铁路医院。1987年,我随医院的团队到深圳考察并进行业务交流。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高耸的大楼,到处充满朝气,与我之前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深圳的一切都新鲜极了!有一次我和我当时的主任一起去一家业务往来单位,对方的工作人员在闲聊时随口说了一句,这个月的空调费花了200多元。而我那时候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100元。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到经济特区扎根,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寻找自己的发展机会!毛遂自荐到眼科医院奋发图强攻读博士在美容整形科割了1个月双眼皮后,我大着胆子跑到深圳市眼科医院毛遂自荐,然而只有本科学历的我被告知必须要有硕士研究生文凭。抱着留在深圳的决心,我放弃了别人眼中的“铁饭碗”工作,于1988年考入山东医科大学(现山东大学)青光眼专业,并在1990年底提前毕业,如愿进入深圳市眼科医院。但是很快我发现,青光眼发病人群大多集中于中老年,而深圳以年轻人居多,况且医院里已经有两位青光眼博士,自己所学用武之地不大。在上班的过程中,我常常接触到眼角膜溃疡的患者,当时主要的治疗方式是用碘酒烧灼角膜,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让不少病人在遭受折磨的同时,也失去了光明,令人十分痛心。医院当时不仅没有眼角膜供体,也没有相关技术。为了了解角膜病预防知识和更多先进的治疗方法,1992年我考入暨南大学医学院,攻读当时国内仅有的角膜移植专业博士学位,扎扎实实学了三年。贰深圳能领全国之先,出台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离不开深圳敢于接受新理念、新思想的包容开放精神。推动国内第一部器官移植条例出台1998年10月,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北京的一位眼科医生为了救治病人,到太平间窃取尸体角膜。这件事深深地震撼了我,我由衷地觉得角膜捐献立法迫在眉睫,况且深圳不是有立法权吗?何不先试先行。于是,我找到时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吴江影,向她谈了自己的想法。吴江影非常赞同,并委托我起草了《角膜捐献立法议案》。这份议案被递交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获得了多数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支持,被列入2000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中。同年,我有幸跟随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小组前往全国各地开展立法调研,各地都对深圳寄予厚望。后来,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讨论过程中又增加了捐肾、肝等器官的意见,最终促成了2003年8月22日《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赠移植条例》的通过。这是内地第一部关于器官捐献的条例,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全国的目光,这件事情太具有历史性!当时作为一名普通市民的我,能为立法做出自己的一点小贡献,感到很骄傲,也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创新包容精神感到深深的自豪。有了先例之后,中央政府也开始重视起器官捐赠移植这件事,派专家组来深圳调研。2007年,国务院也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其中吸收了很多深圳的经验。让每一位角膜捐献者安眠于光明树下向春梅是国内第一位眼角膜无偿捐献者。1999年6月13日,我为她做眼角膜摘除手术。而就在彼时的3天前,我曾去医院看望她,她跟我说:“天那么蓝,楼那么高,生命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但是盲人们却看不见,我希望把我的角膜捐给他们,让他们看见一切美好的东西。”最后,向春梅的眼角膜让3位病人重见光明,她的爱心之举也推动了深圳器官捐赠移植事业的发展。她去世后不久,当时的深圳市卫生局、市红十字会发出了《留下光明在人间——关于捐献角膜的倡议》,在深圳掀起了角膜捐献的一个高潮。不久,就有100多人主动到红十字会填写角膜志愿捐献表。向春梅去世5天后,我们将深圳市吉田墓园内一棵大榕树命名为“光明树”,将向春梅的部分骨灰安葬于此。此后,深圳所有角膜和器官捐献者的骨灰都可以自愿撒在“光明树”下,以此纪念他们。“光明树”现在是深圳最著名的一棵树。我记得有一位病人,生前一直强烈要求捐献器官,希望自己也能葬在光明树下,但因他患有乙肝,无法完成捐献的心愿。深圳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知道此事后,感怀于他的爱心,同意了他葬在光明树下的请求。创立深圳眼库2000年初,深圳市眼库成立。那时候一天晚上最多有三个人捐献角膜,但是病人没法随叫随到。而取下来的角膜如果在24小时内不能及时移植,将会失去使用价值。我们只能紧急通知广州或者其他地区有需要的医院,争分夺秒转移角膜,支援其他省市,这样一来造成了很多的不便。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医生们可以直接从眼库中提取保存好的眼角膜。所以成立眼库,成了一件非常必要的事情。眼库成立之初,只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台冰箱,后来我们又在这仅有的简易条件下开展了深低温长期保存角膜的实验。2002年深圳狮子会成立,我成为了第一批会员之一。当时深圳狮子会把防盲治盲作为最主要的一项公益服务项目。于是我向他们提出了改善深圳眼库条件的建议。同年6月30日,由深圳狮子会与深圳市眼科医院合作建立的“深圳狮子会眼库”在深挂牌,我有幸出任眼库执行主席,为推动深圳乃至全国的角膜捐献事业作出微薄贡献。叁我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大家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器官捐献观念需改变我国一些眼库成立后,却面临着有库无角膜的尴尬状况。全国现有角膜病致盲患者300万~500万人,但每年的角膜移植数量却仅有1万例左右,缺口非常大。大家仍普遍缺乏器官再利用可造福人类的知识。我仍旧记得我第一次劝捐成功的例子。那是蛇口的一位病人,当时他本人已有捐献角膜的意愿,但是他的部分家人出于传统观念的考虑,强烈反对。我踏进病房进行劝捐的时候,他的众多亲属围聚在一起,阵仗颇有些吓人,我硬着头皮向他们讲述器官捐献的意义,让他们了解了器官衰竭终末期的病人和他们家庭的痛苦。而器官捐献则为更多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最后病人的亲属都理解了。有被劝捐的对象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作为一个医生,这既是职业也是事业,事业不仅是开刀治病,也要推动社会的进步。当我们行将告别这个世界之时,如果我们能果断地把器官无偿捐献出来,挽救他人生命,我觉得我们就让生命冲破了生与死的藩篱,也让爱进一步洒满人间,让更多人看到希望和光明。推动全国角膜捐献事业2017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一项是禁止组织器官进出口活动,其中就包括角膜。尽管目前我国可用角膜数量匮乏严重,但是引进的器官没有可追溯性,我认为这是出于保护人民健康和医疗安全考虑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全面推进中国的器官捐献。2018年年底,我考取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资格证,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捐献器官、捐献角膜的重要意义。让更多的有用的器官,造福于生命垂危、失去光明的人。只要我还有精力,心脏仍在跳动,就要为这个事业继续不懈奋斗。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在不远的将来,我们肯定会成为世界器官捐献和角膜捐献的大国。总第22期

责任编辑:www.36669aa.com_www.36669aa.com-【最新活力】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爱奇艺称VIP会员权限被闪电盒子破解起诉索赔五百万 美图宣布终止手机业务美图V7将是最后一款产品 专注用户体验的小型健身工作室能否成为用户新宠? 玉兔二号按计划完成月夜设置累计行走178.9米 拿星巴克分红投资瑞幸?全球最大资管公司押宝中国 网友中戏偶遇陈好晒照身材苗条笑容灿烂状态佳 三星称已向韩国运营商提供超5万个5G基站 华为启动首个5G酒店建设:下载达Gbps级可看4K电… 青岛啤酒涨逾3%创十个月高位瑞银升目标近一成 曾轶可新歌回应网络暴力:别相信耳朵相信双眼 蔡徐坤方针对恶搞视频发声明:将追究法律责任 力挺许志安与网友掀骂战苏永康这样回应 价格贵出货量少?折叠手机被看衰 时代中国配股筹资15亿港元输血近期疯狂融资 瑞银:瑞士央行料将于2020年初加息与欧洲央行同时 仅持续2小时的深圳暴雨11人溺亡天灾还是人祸? “小虎队”成立30年后,陈志朋终于“疯”了! 世界最大“双身巨无霸”首飞:更便宜的发射卫星火箭 威斯康星州州长:希望与富士康重谈协议 入华15年后亚马逊中国区电商业务大撤退 任正非:只要努力奋斗年轻也能当“将军” 曼联很生气!欧冠生死战前巴萨搞小动作挖墙角 美国3月份制造业产值陷入停滞受到汽车生产下滑拖累 2019上海车展:林肯全新飞行家国内首发 0.01%概率成真!季后赛最大逆转!见证奇迹 台湾日月潭山区大尾眼镜蛇现踪民众出行需防蛇 与谷歌竞争:亚马逊向美国Alexa设备推免费音乐服务 豆盟科技昨跌约7%后现反弹近15% eBay、沃尔玛躺枪亚马逊致股东信的威力有多大? 陈晓景甜的公路悬疑爱情剧将开播,题材很新颖,但片名太俗… 游戏机快要被消灭了索尼和任天堂的出路在哪? 超暖心!德克生涯最后一球,波波大喊协防走开 绿军步行者裁判报告:4次误判3次对绿军有利 金姓男子遇害案越南籍被告段氏香将在5月3日获释 励志诗人杨嘉利去世曾出版诗集《彼岸花》 人民网宣布进军图片版权!视觉中国或将彻底崩了 皇马有名被遗忘的新星过去一年西甲只踢272分钟 巴萨主席:即使梅西违约金为1欧皇马也买不到他 香港华人升近13%与力宝合营约23亿元出售资产 慎入!考辛斯大腿恐怖凸起季后赛还能打吗 83岁谢贤疑与小49岁女友COCO完婚?金像奖现场无名… 广西加快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去年引进资金超3380亿… 评论:华为P30国内发布硬杠苹果的它究竟好在哪? 4元“脆皮”安全帽竟成夺命帽?央视:这事儿没完 维权女车主家属谈和解:结果超预期再想多就贪心了 《我们在行动》刘涛高唱《好汉歌》助力 盐湖股份几大项目“窟窿”难填预计2018年巨亏35亿 瑞银建议押注挪威克朗兑美元上涨 字母哥23分钟狂轰24+17雄鹿35分血虐活塞1-0 eBay、沃尔玛躺枪亚马逊致股东信的威力有多大? 川普“战队”再走一人?美媒:美能源部长计划辞职 全通教育再回复深交所:吴晓波频道有别于普通营销号 花莲地震威力等同0.7颗原子弹恐有5级以上余震 美3名军官被免职曾威胁下属不得向媒体揭丑 “新东方在线”3万报名半年划掉两万三消费者直呼冤 波切蒂诺:热刺球员是英雄!这就是为啥人们爱足球 3月宽信用确立:消费贷创历史新高降准概率大幅下降 中超-阿兰破荒乔纳森救主泰达1-1送天海5轮不胜 森美控股首三个月收入大跌90% B超单,通过孕囊形状能看出男女吗? PinterestIPO定价19美元高于目标区间 走出两位“80后”正厅的岗位再迎“80后” 汉诺威工业风向标:5G、AI正在重新定义“工业4.0” 郭台銘考慮2020韓國瑜:震撼人心 信阳毛尖单一最大股东出售股权予沙涛成 与高通和解背后,是苹果输不起的5G之战 小罗:曼联不是没有翻盘希望我预计巴萨晋级 联盟宣布取消杜兰特和杰迈克尔-格林的技犯 闖入高雄港商港區捕魚海巡取締三漁船 马云最新回应:任何公司不应该也不能强制员工996 1.1米男娶1.7米妻子产下7斤女婴不像自己开心哭 台积电\"爆雷\":一季盈利锐减31.6%创7年多最大… 台积电第二季度营收将暴增:收到华为和AMD大额订单 联储纪要为年底前加息留下空间美元跳涨后迅速回落 抵制低俗标题党,但别把什么都打上“马赛克” 奔驰GLE上海车展上市售72.78-84.38万元 Mozilla要求苹果每月更换iPhone广告识别码:… 何猷君怒怼私生子传闻网友:好刚一男的 郭台铭参加台湾地区领导人政治素人胜算有多大? 天津网信办约谈视觉中国客服称仍可人工买图(视频) 波司登副总裁麦润权辞任 超越安225!世界最大双身飞机首飞能空射太空船 “优衣库”对中国依存度加强 管虎新作《八佰》定档IMAX拍摄再现抗战史诗 中国约84家互联网公司实行996专家:涉嫌违反劳动法 支持谁当台湾领导人?郭台铭:韩国瑜是最好人选 升温+沙尘!今日北京最高温28℃19日降至20℃ 三款齐发东风启辰纯电动新车官图发布 外媒在中国戈壁发现“大秘密”美网友看得酸溜溜 林依晨任台北电影节大使一天五部片“看好看满” 如何保持少女感看周海媚秦岚姚晨就知道了 毕福剑新节目录制画面曝光,网友:要复出了? 王振宇:减税降费将刺激消费对地方财政是个考验 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率团参访粤港澳大湾区 还有谁!第14次进总决赛CBA第一豪门静候疆辽 东西方美学的完美融合比亚迪宋Pro设计解读 曝日产放弃扩张计划将全球产量削减15% 荣威概念车Vision-i/MARVELXPro正… 盈信控股1.4亿收购九龙塘豪宅 安全气囊存隐患宝马再次宣布大规模召回 黄益平:建议IMF客观评估发展中国家政府与市场分工 郭董問明年總統大選AIT莫健:美國不會介入 利物浦快刀欧冠效率太惊人克洛普就靠他干巴萨 中国宏桥4月12日回购700万股耗资4680万港币 日内分析:技术面显露\"凶相\"金价恐再大跌逾20美… 不再来往?贾乃亮生日李小璐断连续六年祝福 0.01%概率成真!季后赛最大逆转!见证奇迹 曼联有个宝藏男孩!索帅最大的收获红魔强心脏 胜负晴雨表!苏宁重返前4得靠他刷新个人进球纪录 对标特斯拉Polestar2起售价29.8万元 豆盟科技意欲实现阿里模式?股价V型反转今日再涨30% 瑞银:领展目标价微升至99港元降至中性评级 工业富联周三盘中涨停封单超31万手 普京:俄土正商议转让S-400以外的俄制武器 华尔街银行们财报亮眼美股大涨银行股功不可没 2019年猎云网人工智能产业峰会:创新独角兽抢占先机 北约专家:土耳其拥有俄制S400将会泄漏F35战机秘… 31560分!诺维茨基正式谢幕21年10项队史第一 非洲最大电商Jumia上市首日股价暴涨74.72% 2019長島市LIC吃喝玩樂全攻略 半场-阿兰个人能力破僵瓦格纳失良机天海1-0泰达 郑秀文终于回应,选择原谅让人感叹,但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 吴建豪《街舞2》开录邀请罗志祥“豪猪Battle” 2019纽约车展:菲亚特124Spider特别版 新电影与18个模特对戏?导演力赞马国明君子 经典“大眼睛”设计MOTOG7Plus评测 【到此一游】紐約春遊好去處,長島黃金海岸的古堡華廈群!… 两部门:高校军事课实行学分制管理,成绩记入学籍 研究显示:海归求职回复率远不及国内大学毕业生 中国飞机租赁出售两架额外飞机予CAG 后果很严重!西安利之星被停业调查 2019上海车展:天际概念车ME-S亮相 西人大将:武磊有困难但表现很好再给他些时间 黄卓:鼓励和引导传统金融机构进行数字化转型 RalphLauren、Dior今年可能不会在Met… 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将收购纽约标志性地产股份 ARCFOX品牌日ARCFOXECFConcep… 美财长姆努钦:推荐鲍威尔任美联储主席是正确的选择 出獄選\"立委\"?傅:回家拖地洗衣當志工 大和:上调电能实业目标价至54港元升至持有评级 韦德莱利一笑泯恩仇!再打一年?dance? 桃園市副市長、秘書長李憲明、黃治陞任 意外!高通与苹果和解放弃所有诉讼高通飙涨21% NGT48宣布取消现有TEAM制度称要重新开始 中国外贸企业的“心腹大患”竟是贸易保护主义 羚邦集团已通过港交所聆讯预计将于4月25日开始簿记 王家卫监制新片直面《复联4》不撤档:要感谢艺联 融信中国建议发行优先票据 高盛:特朗普在下次大选中有“微弱优势” 黑石将公司性质从合伙制结构转换为公司制盘前涨9% 金斯瑞扬近3%治疗骨髓瘤药品获进展 外国人为什么说不好中文?原因只有一个…… 十年统计分析:中国人出行时间增多旅游需求越来越强 果蝇“送来”抗癌药:揭秘抗癌药诞生背后的故事 国泰航空:3月份载客311.13万人次同比上升2.5… 台中豐潭段城鎮之心鐵道綠廊開工 开拓者仅6人出战完成28分大逆转升至西部第三 陈浩民带妻子吃路边摊和陌生人拼桌,却给女儿买上万的衣服 联盟第一首发分位或今夏续约合同超4年6000万 正面对抗Spotify!亚马逊在美推出音乐流媒体业务 字母哥23分钟狂轰24+17雄鹿35分血虐活塞1-0 报喜鸟从“高枝”跌落:高库存低净利巨额营销 巴黎圣母院起火前23分钟火警曾响却给了错误定位 波音737MAX停飞后遗症浮现美航空业难逃夏季\"… 狗仔队状告比伯开车伤人诉状称造成永久性残疾 哈登32分三双保罗17分火箭20分虐爵士2-0领先 李小加:未设港股市值目标科创板入互联互通无时间表 黄金晨报:多重利好因素支撑黄金三连涨一度突破1310 前华为员工24岁离职创业成福布斯亿万富豪 日本:软银45亿美元债券已获全额认购 报喜鸟创始人吴真生遇车祸离世坚持先送员工去医院 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将收购纽约标志性地产股份 自比亚马逊Uber是胸怀鸿鹄之志还是想把水搅浑 我用5G打个视频电话听说vivo第一款5G手机不会太… 外媒:德银CEO对与德国商业银行的谈判不愿急于求成 法制日报:治理骚扰电话法律是基础政府是主导 多个省级党委组织部长岗位近期调整 滴滴依旧难顺风 皇马又一妖人已获得齐祖信任下赛季他铁定留队 投资越南要有“长线”打算 不再来往?贾乃亮生日李小璐断连续六年祝福 吴青峰《歌颂者》抄袭?神弹幕:这首歌抄苏打绿的 他成山西最年轻市长 本赛季终极MVP榜:字母哥仍力压哈登,库里第四 捷途X70Coupe量产版官图发布上海车展亮相 逃离996:我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也不要拼命 奥巴马妻子见英女王时曾犯了这个禁忌现在仍称不后悔 马伊琍新戏搭档董璇被赞似少女?旗袍加身大秀好身段! 其实从一开始,人生就是996! 空客与波音补贴争端升级法财政部长促达成友好协议 开到铁路交叉口要小心!佛州一司机尝试越轨被列车撞飞 裁员调薪是优化调整过程互联网下半场先过苦日子 范冰冰名誉权案再度胜诉被告须公开道歉并赔偿 许志安出轨钱小豪劝和20年前曾与郑秀文合作 西媒集体给武磊打出最低分:感觉不佳几乎没机会 C罗也压不住勇敢的心!他们真敢争欧冠皇马不冤 成品油价格年内“第六涨”加满一箱油多花6元